"那晚我便做了一個荒唐的夢。就跟今晚一樣。"被包覆在溫暖懷抱中,還在大口喘息的梅長蘇突然聽到蕭景琰在耳邊,用著情慾還未消退的沙啞聲線說道。

 

未曾想過蕭景琰會說出如此隱喻卻露骨的話,甚至能聽出他話語中隱藏著的擔憂。梅長蘇撫摸著蕭景琰消瘦的臉頰,內心一陣心疼。

 

"這不是夢。景琰,這不會是夢。"梅長蘇順著蕭景琰的頭髮,像是安撫孩子般的語調輕輕說著。可這動作卻讓蕭景琰緊縮手臂,低頭將自己深深地埋進梅長蘇的頸間處。

 

"可我做得不夠好。"蕭景琰像個委屈的孩子般地在梅長蘇懷裡呢喃。他已經盡自己所能的去面對那些排山倒海而來的問題挑戰。可是他的父皇,他的哥哥們留下的爛攤子對於他實在太過龐大,他一個人已經快要支撐不住。

梅長蘇內心一震,蕭景琰從未這樣在自己面前示弱過。他會在他面前倔將,會在他面前生氣,會在他面前悲傷,但從未像這樣無助。梅長蘇頓時覺得半年前那個曾想就此以遠遁江湖為障,埋骨梅嶺的自己是何等狠心。蕭景琰將一個人面對朝廷的暗湧,江山的孤寂,而自己則心願了卻地拋他而去。

 

第一次活下來,是不能白白活著。

 

第二次活下來,則不能活著後悔。

 

梅長蘇暗下眼眸,心裡下了決定。拉開兩人的距離,雙手抬起蕭景琰的臉頰,與那對還顯猶疑地鹿眼對視。

 

"你沒有做得不夠好,你只是不知道如何做好。戰亂後的震災評估,土地的徵稅你要交給沈追與戶部,刑法的條列賞罰你要信任蔡荃。而吏部、兵部、工部都各有他們專職的事物。你一個監國太子把這些活全攔下了,你是要他們白領俸祿?"原先梅長蘇還溫柔心疼地沿著著蕭景琰臉上消瘦地骨頭凹縫摸著,可越說越覺得眼前這個水牛傻得讓人生氣,手指的力道不自覺地用力,捏起那薄地沒有肉的臉頰,往外輕扯。

 

"疼疼疼...我不是想全攬下來。可是這些朝政事物,帶兵打仗那幾年全被我放下了。雖然過去兩年你幫我惡補了許多,可我還是急。"蕭景琰撇了撇嘴,一雙鹿眼瞪地潤圓委屈說著。

 

"急也沒有用,欲速則不達。這麼簡單的道理,連飛流都懂。"說著,梅長蘇用手戳著那委屈皺起來的眉頭。"我曾信誓旦旦地在我那個舅舅面前說你不會同他一樣,不會貪戀皇權..."

 

"我不會!小殊你知道我不會的!"聽著梅長蘇越發冷淡的語氣以及他說出的話語,蕭景琰嚇得跳起身來,連忙反駁。

 

"怎麼不會?"梅長蘇跟著坐起身,拉好身上鬆散的裏衣。表情不再存有溫柔,口氣滿是冷靜且嚴厲的繼續說道。"對於權力的緊抓不放,並不是只有貪戀或欲求。習慣也是其一。"

 

梅長蘇攤開自己白緻無痕的手掌,又緩緩握起,續道。"我曾厭惡過這雙無法再拿槍舞劍的手,過往用於戰場禦敵的兵法策謀,被我於十多年載間用來計畫謀策各種明面暗裏的勾當。如今揣測謀算已然成了一種習慣,連個商店的青年,客棧的老闆都被我懷疑過。"說著,梅長蘇露出一個苦笑。

 

"不是的。那不是懷疑,是細心。"蕭景琰緊握住梅長蘇的手,猛然搖頭。卻見梅長蘇還以一個安慰的笑容。

 

"不管是懷疑或是心細,都只是說法不同罷了..."突然,梅長蘇停頓了一陣,像是想通了什麼,表情一片釋然。

 

"小殊?"突然的停頓,蕭景琰擔心的出聲呼喚。

 

"總之,習慣了,要再放下容易產生恐懼。而失去權利的恐懼...不說別人,就以夏江謝玉二人為例,景琰,你明白嗎?"梅長蘇字字句句重擊在蕭景琰的心頭,整個人氣餒的垂下肩。原以為盡力避免走上自己父皇的後塵,到頭來卻踏上的是另外兩個更為不恥之人的步印。

 

"景琰,別怕。"梅長蘇抬起蕭景琰的面頰,令他對上自己的眼眸。"我說過,你不會變成你的父皇,也不會讓你變成夏江或是謝玉,更別說是譽王或是獻王。甚至不是景禹哥哥。"最後一個名字,讓蕭景琰的眼神更是疑惑。可梅長蘇沒有停頓。

 

"你有沈追、蔡荃等純臣的輔助,你有言叔、紀王爺等前輩的指路,你有蒙大哥、戰英等下屬的忠誠。你還有...我。"

 

隨著梅長蘇的話語,一字字地讓蕭景琰覺得一直在眼前黑得不透光的層層障幕被人翻開,眼前的光線刺眼的讓人期待,但心中卻也害怕著布簾後仍是一堵高牆,一堵只能看到對面明亮的光線而更顯得此方冰冷的高牆。直到梅長蘇說出的最後一個字,宛如一顆從天上墜落而下的巨石,轟然地打破高牆。

 

"你說...你?"可是這突然的光線太刺眼,刺眼到很不真實。

 

見蕭景琰眨了眨眼,木納地詢問。梅長蘇備感心酸。他在蕭景琰心裏劃下的傷口太深了,而且還是兩次,同一個位置,同一個力道。

 

既然由他所傷,那也就只有他能撫平。即便是十年,還是二十年,或是直到他走上奈何橋。只要他能,他都要一點一滴地去填平它。

 

什麼陰詭之士,什麼麒麟才子,也只不過是個說法罷了。

 

"對,我。我會陪你。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看你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梁天下。"

 

"好。"蕭景琰抬手覆上覆著自己臉頰的手,重重地點頭。兩人互相抵著對方的額頭,臉上都不知何時布滿著淚水。卻同時笑得合不攏嘴,好不難看。

 

====================

 

心結了卻,兩人一番梳洗,換了乾淨的衣裳後,前胸貼後背地依偎躺在床上。

 

梅長蘇抓著蕭景琰修長的手指,來回摸著上頭結起地厚繭,一邊替蕭景琰分析朝堂情勢,讓他按照各部主司的工作,各司其職。而他這個太子,要做的便是確實的指派、監督、以及最後的評估與把關。

 

梅長蘇大致上將他想到的問題提完一遍後,停頓了一會。仍背對著蕭景琰,只聽見他悠悠然的聲音再度響起問道。

 

"敢問太子殿下,蘇某如此盡心盡力給殿下解惑。不是該給蘇某封官晉職之類的賞賜?"

 

聽了這話的蕭景琰利索得翻起身將人押在身下。見身下人正笑得滿臉得意。

 

蕭景琰微微揚起臉上濃厚的眉毛,也跟著笑道。"本宮封你做..."話著,見他欺身在梅長蘇的耳邊,低沉續道。"太子妃,未來的大梁皇后,愛卿覺得如何?"

 

"想得美。"接著便是那本還在床頭上的書本迎面襲來。

 

蕭景琰拿下臉上的書本,然後將人緊緊抱在懷中,拿著書本在他面前翻著。

 

"這是太子妃要送給本宮的聘禮?啊,還是先生為本宮準備的典著?不管是哪個,本宮必定仔細閱讀,不辜負先生的期望。"

 

"蕭景琰!你不要得寸進尺!"

 

又是一番在床上的打鬧,而兩人的初遊,這才第一天呢。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露子 的頭像
露子

幻想的神祕境界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