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太陽高掛在無雲的碧藍天空,強烈的白炙光線,如果不戴著太陽眼鏡,可是會被照得睜不開眼睛。

 

不過這對亞瑟‧柯克蘭目前的狀況倒是個幫助。深色鏡片底下隱藏的祖母綠眼瞳,正偷偷觀察著站在游泳池邊做熱身運動的那個人,但是可不能讓對方發現自己的心思在他從屋內走出來到後院的游泳池邊後,就再沒有投注於手中的書本上。

 

注視著一滴汗水沿著金麥色的鬢髮處滑落,順著臉頰的弧度流到鎖骨,消失在他掛在頸間的鐵製狗牌項鍊。他一抬手一彎腰的熱身運動中,結實壯碩的胸肌與腹部肌肉也隨著起伏舞動,就連腰際那條人魚線也在肌肉的擠壓中顯得深邃,往下綿延...

 

『嘖,海灘褲...』

 

 

看著對方腰際下那件印製著熱帶花草圖紋以及寬鬆褲管的海灘褲,擋住了不肯承認有期待過的那個部位,亞瑟心中不免泛起些許的不滿。

 

「亞瑟,你不游嗎?」

 

面對亞瑟自己不知道卻明顯赤裸裸的視線,阿爾弗雷德在做完該做的熱身運動後,才將視線轉向遮陽傘下躺椅上的人,仍穿著平時的襯衫與長褲的他,與一旁藍色清涼的泳池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不了,我又沒帶泳衣。」

 

本來就不是以玩樂為目的才跨過大西洋前來美國,結果在會議結束後,被阿爾弗雷德以各種理由,硬是留下來度過周末。行李當然除了西裝跟幾件替換用襯衫以外,就沒有其他休閒時的裝束,更別提自己其實很少會用到的泳褲。

 

「我的可以借你啊。不然裸泳也可以,反正是在我家後院。」阿爾弗雷德慢慢走進遮陽傘陰影的範圍內,並在躺椅的邊緣處坐下伸手拉下亞瑟那用來遮掩視線的書本。

 

「笨蛋,你的泳褲那麼大件怎麼穿?再說,就算是私人的泳池我也不想裸泳。我又不是鬍子那變態。好啦,你要游泳就快去,我還要看書。」亞瑟拉回被壓下的書本,伸出另一隻手推著阿爾弗雷德那被太陽曬過開始有些泛紅的肩頭。

 

見到亞瑟的堅持,阿爾弗雷德也不再多話,僅是聳了聳肩膀,從躺椅邊緣站起來後便助跑快速地衝跳入沁藍的泳池裡,濺起的大量水花當然不意外的潑及到池邊的亞瑟。

 

「阿爾弗雷德!」雖然並沒有沾到太多水,但在知道對方是故意的情況下,亞瑟不免出聲斥責著對方的幼稚行為。

 

阿爾弗雷德從水底探出頭來,將已經濕漉的金麥色頭髮往後一撥,露出一臉完全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問題的燦爛笑容。

 

「亞瑟一起下來啦,水很清涼喔!」在當初特意挖得頗深,足夠跳水的泳池中,阿爾弗雷德腳底輕輕地打著水,好讓自己保持浮在水面的狀態,邊向岸上的亞瑟發出邀請,並像是為了證明水質的清涼,小幅度的將池子裡的水潑向亞瑟。

 

不斷閃躲阻擋噴灑上來的水滴,終於在一滴水濺到手中的書頁時,亞瑟的情緒爆發。

 

「就說了不要鬧了!」

 

將人惹到炸毛的阿爾弗雷德停下潑水的動作,游到池邊,用他強而有力的手臂將自己從泳池中撐起上岸,一步步地走近遮陽傘的陰影之下,在亞瑟還未反應過來之際,將人從躺椅上抱起丟入游泳池內。

 

「阿爾...等...!」未能反應過來,手中的書本更是來不及丟下,身體便已被冰涼的液體包覆。本能地緊閉口鼻,但身體卻因為手腳胡亂拍打的動作而不斷的往下沉...

 

正當亞瑟快要憋不住之際,手臂感覺到一陣拉扯,隨著水花退去,原本淡藍色水底模糊景象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阿爾弗雷德那一臉笑得開懷的俊顏。對於下沉的恐懼,亞瑟也不管溼透的襯衫黏在皮膚上的不適感,或著是吸滿水後的西裝褲的重量,僅是緊緊的環抱住目前唯一的救生浮木,阿爾弗雷德。

 

「真沒想到過去幾乎掌控七大海洋的海盜王國,竟然不會游泳。」阿爾弗雷德低頭調侃著眼前扒住自己的亞瑟,而當亞瑟因為池水嗆到引起的陣陣咳嗽,更是讓環繞在頸肩上的手臂越抱越緊,加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粉嫩的肌膚隔著濕透而幾乎透明的襯衫黏在自己身上,淺金色的頭髮濕漉漉地貼緊在他那張看不出年齡的娃娃臉頰,停留在睫毛上的水珠更在太陽的照耀下閃刺著自己的視線,隨著咳嗽,喉頭上那顆上下滑動的亞當蘋果,讓原本只是想捉弄對方一下的阿爾弗雷德,突然起了另一種念頭。另一種讓下身開始燥熱的念頭。

 

 

===TBC Maybe===

因為卡文了,就先貼到這吧~~後面可能有也可能沒有,請各位看官自行想像~~(被丟蕃茄)

是說這篇設定已經卡在我腦中很久,當初是看一部同性戀電影裡面的一對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小攻小受在游泳池邊曖昧的情節,而覺得很適合套入米英,結果時間太久到我忘記後面的情節了ODO"

詳情請點:Griff and Jar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幻想的神祕境界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