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廚的烏烏拉茲文。

因為指定是以亞瑟的視角,所以就用角噗的手法來寫~~

至於那道料理嘛~剛好是今天基基貼的那個陶子真心話裡面,MASA的料理~

就拿來用了O艸O~*




正文開始:
 

法英 (亞瑟角度)

「嚐嚐看吧,這是哥哥我最近新學到的食譜。」推到眼前的白色盤子,就如同他平時的料理一般,食物分量少且造型精緻地放置在盤中,加上用沾醬點綴出來的顏色面積比例,還不到盤子空白處的一半。

 

將手中的餐前酒放置在一旁,沒有附上餐具的意思,就代表此項餐點是可以直接用手拿取食用。

 

有些好奇的看著盤中的食物,底層是烤的金黃的法式麵包薄片,上頭一層青綠色的抹醬,與一塊只有表皮烤熟的鮮紅色魚片,最後在用切絲的菌類與蝦米灑在上頭。

「生魚片?中間綠綠的該不會是山葵醬吧?就知道你這鬍子突然邀請我來你家裡吃飯,絕對不安好心。」完全沒有打算要品嘗的意思,將盤子推移開。比起法蘭西斯家那些花俏的料理,反而他拿出來的這瓶年份已久的葡萄酒更吸引自己。

 

「好過份吶,小亞瑟,哥哥我這並不是你那種會將食材殺死第二次的那種料理方法

聽到法蘭西斯的說詞,腦中的理智輕易的就被扯斷,整個人炸毛似的從高腳椅上跳了起來。伸手就往盤子的方向,母指與食指並用的拿起盤中的小點,張大口的就往嘴巴裡塞。在這個有了幾千年孽緣的傢伙面前,即使是習慣的紳士禮儀也早就被對方給磨光了。

 

「真的不是山葵醬」擴散在嘴中的,不是自己以為的嗆辣感,反而在柔順的醬料中,有淡淡的豆子甜味。

「所以說了,小亞瑟都不相信哥哥我的手藝。這是本田家一位廚師的創意料理,中間的是亞洲常見的毛豆所磨成的泥醬。好吃嗎?」法蘭西斯自顧自的解說著,並一臉微笑並用著期待的語氣,詢問著自己品嚐完的意見。

 

「還、還可以啦!」視線不自覺得移開,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那副笑臉,雙頰頓時感覺燥熱,本應該是誇獎的話語,更是不能直率得從嘴中說出。用眼角偷偷的瞄看法蘭西斯,他的臉上更是露出果然如此的無奈表情。

 

懊惱著自己是否該誠實一點,被突然從一旁靠近的影子給嚇到,轉過頭望去時,法蘭西斯的臉孔已經在眼前,「亞瑟,先不要動」隨著帶有些磁性的嗓音,濕熱的觸感碰觸到嘴角。

 

還在訝異著法蘭西斯這突然的動作,對方已經退開到原本的距離。眼睛盯著他伸紅色的舌頭舔過嘴唇,將原本殘留在自己嘴角的豆泥給舔吃下去。這一連串的動作,無一不讓自己臉頰上漲起更深的潮紅。

「笨、笨蛋,這種事用餐巾紙擦乾淨就好,你」為了掩飾自己得害羞,想要用往常的語氣數落對方,但卻怎麼也說不好。

「可是小亞瑟的表情並沒有不討厭阿,到不如說是期待?」法蘭西斯邊說著邊又朝自己靠近,腰際間感覺到細長的手指劃過身上的衣料,手掌在腰背處輕微施力,讓自己往他胸膛緊貼。絕對是故意的,用低啞的氣音在耳邊道出最後的關鍵字,惹得自己體內一陣酥麻。

 

「才、才沒有期待」吐息在耳邊的熱氣,法蘭西斯在自己頸肩上若有似無的親吻,讓自己說出來的反駁話噢,一點氣勢都沒有,想要推開對方的手也不像嘴中說的那樣強烈反抗。


「是嗎?那這沐浴乳香,微濕的頭髮以及與早晨時會議時不同的衣著,這不是代表著小亞瑟是在來哥哥這邊前才洗好澡的嗎?」纖細骨感的手指,拉著自己亞麻金的髮絲輕輕捲弄,法蘭西斯的臉上更是掛著因為推理正確而露出的得意笑容。而自己更是因為心思被猜中,羞愧的完全不敢直視對方。

「原來小亞瑟是抱著這種心態來找哥哥我的呀。」才正想要張開口反駁回去,話還未說出,法蘭西斯的臉就已放大靠近,熟悉的溫熱觸感也附上嘴唇。舌尖被引誘的領到對方口中交纏,因被輕啃的些微刺痛。身體漸漸變的興奮,原本欲拒還迎的手,現在已緊緊抱在法蘭西斯的頸肩處,將兩人的距離靠得更緊。


從衣擺下緣探進衣料內的手指,熟練的沿著腰部的曲線撫摸肌膚,感受著表面傳來的燥熱與些微幅度的鼓動,解開皮帶與拉鍊,隔著裏層的布料摩擦著漸漸挺起的男根,刺激的感覺引來一陣無法控制的顫抖。

「不過,哥哥我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態,邀請小亞瑟的喔」耳垂被輕含在嘴內。聽著法蘭西斯不急不徐的在耳邊低語。「剛剛的那道料理,因為內含的維生素物質,據說可以助興喔似乎,真的有效果呢」法蘭西斯用手指點了點因為漲大而撐開內褲的頂端,分泌出來的稠狀液體隨著拉起成一條銀絲。

也許真的就如他所說的,因為料理的關係,也可能是剛剛喝下去兩杯葡萄酒。但自己絕對不會告訴他,那深情凝視著自己的紫藍色眼睛,才是讓自己更為連紅心跳、口乾舌燥的理由。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幻想的神祕境界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