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近日來,為了海權以及殖民地的衝突,亞瑟家的上司不得不開始考慮與一直以來處於仇敵狀態的法國,進行協約的草案。亞瑟坐在桌前,將心思努力地放在列有繁瑣條例的紙張上,可眼睛前總是會被頭髮刺到,好幾次痛到無法專心的閱讀。

 

「閣下身體不適嗎?」在無數次伸手揉搓眼睛下,亞瑟身旁的隨扈注意到了上司這異常的舉動,有些擔心的詢問道。

 

「嗯身體沒事,只是頭髮總是會刺到眼睛」亞瑟抬起頭面向下屬回應,解釋著自己的狀況。

 

「頭髮?閣下的前髮是不是長長了?」隨扈有些不太確定的問,畢竟每天都會與亞瑟見面,也很難發現自己上司的微小變化。更不用提成長與常人不同,以世紀來計算的國家體現。

 

「這麼說來好像很久沒打理了。」亞瑟拉著自己的前髮一邊回想著上次是何時修剪的,並注意到前髮拉直後的長度已經幾乎要到自己的鼻尖。

 

「讓屬下幫您整理一下吧?」亞瑟的隨扈一臉微笑的拿出一把剪刀。

 

「不我自己來就行了。」拒絕了對方的好意,亞瑟從隨扈手中拿過剪刀,起身前去外面的廁所,打算自己整理。要不適等會有重要會議,自己原本還不打算理會。

 

走進離休息室最近的廁所,就看到熟悉的人影站在水槽前。些微愣住後,猶豫著是否要繼續往前進。畢竟兩人已經有好幾個世紀沒有在這樣如此和平的情況下見面了。

 

「要進來就快進來,還是說看到哥哥我讓你這麼驚訝嗎?」法蘭西斯也注意到走進廁所的人,卻沒有像亞瑟般表現不自然,只是按照慣例對亞瑟用著欠扁的方式說話。

 

「誰會驚訝,今天本來就是我們兩國的協約會議。」亞瑟故作平靜的走站到法蘭西斯旁邊的空位。

 

長久以來總是互相對罵的兩人,此時卻是異常沉默,完全沒有話題。法蘭西斯安靜的進行清洗手部的動作,一旁的亞瑟則完全沒有任何動作,打算等到法蘭西斯離去後才來整理頭髮。

 

但是法蘭西斯很快的注意到亞瑟手上拿著的剪刀,好奇的詢問:「原來英國人上廁所有帶剪刀的習慣嗎?」

 

「你們法國人才帶酒瓶上廁所咧!我只是要整理過長的瀏海。洗完手就快點滾,渾蛋鬍子!」不滿法蘭西斯的調侃,將自己帶剪刀到廁所的緣由,伴隨著習慣性的嗆聲一同說出。

 

說完,也不顧原本要等法蘭西斯離開後才動作的想法,將身體傾向面前的鏡子開始整理起前髮。正準備離開的法蘭西斯看到完全沒經過思考,用左手將過長的髮絲拉直,右手拿著剪刀就打算直接剪下去的亞瑟。

 

「亞瑟!等一下!」雖然法蘭西斯馬上出手阻止,搶下亞瑟手中的剪刀。但卻已經來不及,再加上因為被突然的大聲嚇到,更是失手剪了許多。因此,亞瑟左邊眉毛前的瀏海出現了一條呆板的直線刀痕。

 

「做什麼那麼大聲?渾蛋鬍子!」看著鏡子印照出被自己剪壞的前髮,再過幾分鐘就要與法國的治理者會面,自己若是頂著這樣的髮型出現,一定會被對方笑死。就算自己解釋罪魁禍首是他的國家,也不會有人相信。「你、你要給我負責!法蘭西斯!」亞瑟焦急地抓住法蘭西斯。將心中的一切躁慮怒火全都發洩在勒緊對方衣領上頭。

 

「冷冷靜點哥哥我會幫你補救的!」被緊勒住的衣領束縛著脖子,導致呼吸困難中的法蘭西斯還要試著安撫抓狂中的亞瑟。聽到話語的亞瑟也真的安份下來。解脫後的法蘭西斯調整著被弄凌亂的衣服領口,就差那麼一步,法蘭西共和國就真的要被大英帝國給殲滅了。

 

「別拖拖拉拉的!會議快要開始了。」亞瑟雙手交叉在胸前,催促著法蘭西斯。

 

「是是,亞瑟眼睛先閉起來,不然剪下來的頭髮跑到眼睛理會痛的。」法蘭西斯對於亞瑟的態度只有無奈地笑了笑,事情會發展成這樣,自己也是有一些責任。走到亞瑟面前,看著他已經閉起眼睛等待著自己動作。

 

伸手稍微調整了頭的角度。熟練地拉起被剪壞的髮絲,將剪刀與頭髮以幾乎垂直的角度拿著,小心翼翼的修整著擋住視線的髮尾。

 

喀嘁喀嘁的剪刀聲以及法蘭西斯近距離的平穩氣息。一切是這麼地讓人懷念,就如同多年前,在萬里無雲的藍色天空、涼爽的微風以及綠色樹陰下,自己在法蘭西斯的巧手下深深沉睡著

 

「好了!真不愧是哥哥我,被剪壞的頭髮還是能將他修飾的完美無瑕!」在那段自我感覺良好的說詞下,亞瑟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到鏡中出現與記憶中幾乎一樣的瀏海髮型。適當的長度,讓眼睛也感到舒適。

 

「嘛還、還可以啦。」手指拉著前髮,亞瑟有些言不由衷地說著。如果他自己來剪,可能比剛剛還慘。只是這種事亞瑟絕不會在法蘭西斯面前承認。

 

「亞瑟,這裡還有些細碎髮絲。」法蘭西斯拿出絲製手帕,在亞瑟軍服的肩上輕拍著,將沾在上頭的金色細絲清除掉。

 

「這、這我自己會弄。會議前我還有是要處禮,先走了。」突然過於親密的動作,有些不適應的想要逃離。亞瑟趕緊找了個藉口,借故離開廁所。卻在即將踏出廁所前,轉頭有些靦腆的說了句道謝,也不等法蘭西斯有什麼回應,飛也快的跑走。

 

被獨自留在廁所的法蘭西斯,哭笑不得的看著亞瑟離開的身影。低頭看著握在手中那把被亞瑟遺留下來的剪刀。「真沒想到,這麼長時間,再次開口喊你的名字,竟然是那樣的情況下。」小聲的低喃。

 

 




==============
這裡真的被我完全荒廢了,

幾乎都在噗浪跟角噗活動~

不過APH的愛還是滿滿的O艸O~

難得的生出了這麼一篇法英短篇w 

 

忘記說了~這篇是設定在1904年簽訂<法英協約>的那個時間

創作者介紹

幻想的神祕境界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