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發文了!最近放春假

終於擠出了一點時間~把腦內的腐物給整理出來了...

上一次是3P 這次是觸手....(我腦內盡是一些重口味的!!!=w="

對於角色名字~實在是想不出來要用什麼,所以就沒有取名了

文章的視角有點小亂,希望不會太難懂= =|||

 

其實創作並不是很順利~光開頭就想了很久...總覺得自己廢話了很多XD

寫作過程中老是寫不下去而跑去晃網頁~看BL漫 (打著找資料的名義偷懶啊XD)

裡面所有的描述全都是一堆資料與影片參考而來的喔!!

如有雷同存屬巧合~~XD 希望這篇大家會喜歡

史萊姆的逆襲?!!  作者-louise/露子

 

()

 

這是一個不大的村莊,所有的住戶加起來大約只有二十戶。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村莊的主要經濟雖然是仰賴於畜牧以及農業。但因為村莊緊鄰著一座遼闊的森林,經過的商隊總是會在此村莊駐紮一晚,添補一些旅程下來消耗掉的需要品。許多該有的商店,例如旅店,武器裝備用品店,在這村莊裡絕對能夠找到。更不用說出門旅行最需要的藥水店了。

 

既然常常有商隊經過駐紮,按理來說這個村莊應該很容易發展成大城鎮才對。只不過早在這個村莊出現前,就已經有一座發展得非常繁華的城市坐落於一天路程距離遠的地方。

 

但這些都不是太重要。這個村莊的特點在於,每天總是會有新面孔出現在這個村子。這些新面孔不屬於村裡的人民,也不屬於任何的商隊。穿著一看就知道材料不是很好的輕便布衣,手上裝備著沒什麼攻擊力的武器,到處在村莊裡找村民聊天。而村民也會很好心的指導著他們如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並分享著一些他們的故事。說著故事的同時,也總會伴隨著一些讓這些新面孔可以幫忙的委託。

 

沒錯!這是一個網路遊戲的新手村。

 

由於這套遊戲已經營運了半年以上,早已經過了剛營運時,人口爆滿的過渡期。廣闊的牧場上,只有零稀的幾名玩家來往於村民之間,充當著送貨人員以及小幫手。還有些人接到清除牧場附近小怪的任務。

 

本篇故事的主角,正是一名今天剛開始玩這套遊戲的戰士初心者。剛創好角色的他,身上穿著輕薄的新手布衣褲,手上拿著有些鈍掉的鐵劍,站在離村子不遠的森林路口。因為他接到了兩個要進森林的任務。一個是藥水店老闆娘的委託,到森林裡面收集乾材,好讓她有足夠的材火可以製作新的藥劑。另一個委託是藥水店的學童,據說史萊姆的液體有某種化學效果,可以做出各屬性+5,效果持續一個小時的輔助藥水。

 

因為人就身在樹林裡面,木材到處都是,咱們主角戰士完全不急著收集木材,而是尋找著史萊姆的身影。史萊姆是許多遊戲的初級怪,根據不同的環境,他呈現出來的顏色及屬性也不太相同。這次所接到的任務,要取得的是綠色史萊姆的液體20瓶。

 

雖然森林裡到處都是綠色史萊姆的保護色,但不代表這軟呼呼的怪物會不好找。因為相信沒有人會把葉子跟果凍搞混的。很快的,新手戰士已經收集到19瓶史萊姆的液體,並放入裝備在手上的手環型儲物空間裡。空間裡的木材也早已超過藥水店老闆娘要求的數量。戰士除了打史萊姆以外,也同時打獵一些森林裡的小動物來賺取經驗值。因此,在進入森林前等級只有1的小戰士,現在只要再打一隻史萊姆就可以升等級3了。

 

收好第19瓶液體後,小戰士剛抬起頭來,便看到遠方出現熟悉的綠色身影。什麼也沒想,就往綠色身影的方向衝去,打算速戰速決。

 

「啪嘰」的一聲,史萊姆額頭上的水晶應聲而碎。原本還有形狀的液態身體,隨著水晶的碎裂而崩解。小戰士趕緊拿出最後的空瓶,在史萊姆的液體還沒完全癱在地上前,收集到瓶子內。

 

蹲在史萊姆屍體前忙活著的小戰士,其身後有一個龐然大物正慢慢向他靠近。頓時感到背後的壓迫感,小戰士連忙站起打算閃避攻擊。深綠色的觸手卻比小戰士的速度快上許多。煞時之間便纏上了戰士的雙手及雙腳,並將他高舉離地。這一切都發生在扎眼之間,導致戰士連想抽劍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抑制住。

 

這時小戰士才看清楚這龐然大物的面貌。那是這一區的BOSS怪,等級5的史萊姆王。因為是BOSS的級別,不管是攻擊力、防禦力、甚至是血厚程度,都比一般普通的5級怪物強上許多。即便是等級6的玩家,想要一個人解決也是很難的。更何況是一個剛升3級的新手戰士。

 

想著自己就要搭免費飛機回村莊,幸好任務用品都收集全了,自己的等級也還低,不會有掉一級的死亡懲罰。看著史萊姆王又伸出另一隻觸手,戰士認命的閉上眼睛,等待著隨之而來的攻擊,好讓系統趕快把自己送回村裡。

 

濕滑的觸手碰觸到戰士的身體,但以為的疼痛卻沒有隨之而來,反而感覺有點癢。戰士疑惑的睜開雙眼。圓滾滾的大型史萊姆,伸展出好幾根的觸手。不緩不急的伸往戰士的身體。

 

戰士的雙手雙腳被迫大大的展開,幾根觸手從戰士的袖口及領口往內串入。戰士瞬間明白這隻史萊姆的打算。

 

「不...不是吧,這套遊戲設計者是變態嗎?!...!」戰士驚恐的看著慢慢滑入自己衣物內的觸手,感覺著濕滑的觸手滑過自己的敏感點。戰士開始嘗試掙扎地扭動著,被BOSS給打死送回村莊也就算了,但被這種東西不明所以的侵犯這件事,是說什麼也不願意的。

 

「放開!!你這變態怪物!!!」但是戰士的掙扎完全沒有效果,反而讓纏上他的觸手纏得更緊。輕薄的衣物下可以很明顯的看到觸手纏繞的痕跡。

 

「啊!!」突然感到身體一陣緊繃,濕滑的觸感從自己的褲口滑入,並包覆住自己最脆弱的地帶。一隻觸手也趁戰士張口叫出聲的這一瞬間,速度地插入他的口腔。並讓他吞下了一些分泌出來的史萊姆液體。稀釋過後的史萊姆液體可以使各屬性加成,而沒稀釋過的液體可使人精神亢奮,身體發熱,簡單來說就是...春藥!!

 

口腔被迫塞住,只能鼻子呼吸的的身體,並加上史萊姆液體的作用,小戰士瞬間覺得自己的意識因為缺氧而暈眩,體內有股慾望無從發洩。身體無力的癱軟,憑著觸手支撐著身體,任由濕滑的觸手在自己的身上肆虐。

 

突然間,一到輕脆的撕裂聲響起,戰士身上的布衣耐久度瞬間變為0。那已經不能稱之為衣服的殘破布塊,勉強的掛在戰士身上。深綠色的透明觸手,纏繞在戰士結實身上,從中可以隱約看到些微泛紅的身子,以及胸前兩粒因為受到刺激而站立的蓓蕾。觸手緩慢摩擦著股間的慾望,多隻觸手在敏感點之間滑動,戰士難耐的擺動著自己的身軀,下意識的想逃離這如同折磨般的刺激感。些微的呻吟聲從被堵住的口腔中傳出,多餘的液體,伴隨著戰士自己的口水,從無法閉合的嘴角溢出。

 

 

()

 

一名穿著法師袍的魔法系玩家,藏在樹木的後頭,將戰士被史萊姆侵犯的畫面看在眼裡。這名法師身上雖然也是穿著布衣,但卻不是初心者身上那種一點防禦能力都沒有的衣物,而是魔法師專用的法袍。手環手套,項鍊耳環應有盡有,拿在手上的法杖也不是初心者手上拿的那種木頭小棒子。經過設計打磨過的松木手杖,上頭還按照某種規律坎上了大小不一的水晶寶石。手杖上的寶石正泛著藍紫色的微弱光芒,仔細看的話,可以注意到史萊姆王頭上的水晶也正泛著同樣的顏色。

 

這名魔法師正在操控著史萊姆王侵犯咱們可憐的初心小戰士。

 

等級12級的靈獸師,早在小戰士來到這個森林前就在森林裡尋找史萊姆王,並打算收服當自己的寵物。雖然屬於血薄體弱的職業,但靠著可以自行加血的優勢,在跟史萊姆王一陣搏鬥之下,還是成功的定下契約。正想找個物種來試試自己辛苦收服下來的新寵物,便看到一個弱弱的小戰士,毫無防備的蹲在地上忙活著。腦中一個邪念跑過,便命令史萊姆王悄悄地從戰士身後靠近,並透過手上的契約之杖來給史萊姆王下達命令。並在遠處欣賞著戰士在史萊姆地觸手的愛撫下,逐漸有反應而不斷搖擺的淫蕩身體。

 

這時,法師命令著史萊姆將小戰士轉向面對他的方向,好讓自己能夠清楚的看到戰士那因為受到刺激而不斷擺動的身子及慾望。而戰士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身上不斷滑動的觸手上,完全沒有額外的心力去注意到這一切的主使者。即使那個人正在他的面前,將自己淫亂的一面看在眼底。

 

「啊!!」突然,纏在戰士的腳踝的觸手,往前抬高,戰是頭低腳高,面部朝上的倒掛著,雙腿被極盡可能的往兩旁拉開,後頭的小穴就這樣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之中。小穴直接的接觸到相較低溫的空氣,戰士的身子敏感的顫抖了一下。身體因為前頭的刺激而感到快感,連帶著後頭的小穴規律性的開合著,如同在邀請什麼東西進入似的。

 

一隻觸手從緊緻的穴口滑入,半液態的觸手,並沒有造成太大的疼痛感,只是不斷注入的液狀體,慢慢充斥在溫熱的小穴內。就如同灌腸般,戰士感到自己的後庭裡越來越脹。不自覺的縮緊著自己的小穴,並擺動著自己的腰際,想擺脫下半身傳來的奇異感覺。

 

但戰士所做的一切掙扎可以說是徒勞無功。遠處觀看的法師反倒覺得這是一種邀請的動作,得寸進尺得給史萊姆下達更進一步的動作指令。

 

「嗚嗚!!」原本還是緩緩流入的半液狀觸手,突然一陣激烈的翻滾,強而有力地碰撞著柔軟的肉壁。隨著翻滾的節奏,從戰士那被堵住的嘴中傳來難受呻吟聲。尤其是體內某一點被刺激的同時,戰士的身體總是會不自覺的抽蓄著。慾望的前端也因為足夠的刺激,開始冒出些許液體。混合的觸手分泌出的透明綠色液體,帶些淺綠的乳白分泌物,延著身體的線條流至股間與腹部。

 

在一旁觀看的法師,下體因為眼前的活春宮搭起高高的帳篷。即使是可以遮掩很多的法袍,也能敏顯的看到法師股間的突出物,顯示著他現在所處的狀態是如此的興奮。法師透過法杖讓史萊姆持續著開發戰士後庭的動作,自己從先前躲藏的樹木走了出來,走到史萊姆以及戰士的前面。戰士那被充滿的小穴就位在於法師平視的高度處。光在遠處觀看就讓自己興奮的接合處,現在近距離的呈現在自己眼前,透過半透明的綠色觸手看到的肉色小穴,更是讓法師感到興奮不已。法師再也隱忍不住,扶著戰士緊緻的臀部,張口舔向那誘人的穴口。

 

不同於觸手冰冷的觸感,伴隨著溫熱氣息而來的濕熱觸感,些許地將戰士意識從先前的快感之中拉回。這才注意到有個人正在舔弄著自己的下體,但由於體位的關係,自己完全無法看清對方是誰。只知道,相較於史萊姆那冰冷的觸手,自己更傾向於這溫軟的觸感。

 

濕滑靈巧的舌頭不是舔弄著小穴的皺摺處,就是吸允著敏感的會陰。身體受到強烈的刺激,戰士無法控制的抽蓄著自己的身體,下意識地將自己的股間的往上抬起,更進一步的將自己的身體送入對方的嘴中。

 

玩膩了那私密的地方,法師戲弄般地親吻著戰士的大腿內側,並留下一個明顯的粉紅印記。並像是在宣告那是他的所有物般地舔了一下。

 

「嗚...」因為得不到期待的愛撫,戰士口中傳出抗議般的呻吟。

 

「呵呵...真是誠實的身體。」法師滿意著戰士的反應,但他卻不急著滿足戰士的渴望,而是再度拿起法杖,命令著史萊姆將戰士的身體抬起,原本堵住口腔地觸手也離開了戰士的嘴巴,往其它的身體部位滑去。

 

隨著身子被拉起,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眼前。但是因為身體受到刺激而朦朧的雙眼阻礙了戰士的視覺能力,再加上長期缺氧而有些暈眩的關係,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像。

 

「你...」好不容易可以大口呼吸的戰士,連句話都還沒說完整,再度被堵上。那是帶著溫熱氣息而覆上的柔軟嘴唇,與之前冰冷的果凍物體完全不相同,溫熱的舌尖在自己的口中來回舔弄吸允著,帶有著些許腥味的男子氣息,透過著深吻傳給對方。戰士反射性的閉上雙眼,享受著對方炙熱的深吻。

 

法師舔著戰士的嘴角,輕輕的移動到他的耳邊。溫熱的氣息吹過耳窩,清楚地感覺到戰士敏感的顫抖。延著耳朵的輪廓,舔了一圈,並輕聲在戰士耳朵旁沙啞低語。

 

「我要進去了...

 

法師身上的法袍不知道在哪個環節時就已經脫去,只留下一身法師身上不常有的肌肉線條與底褲一件。輕薄的底褲很明顯的看的到雙腿之間的隆起,甚至還有一片被染深的水漬,不規則地擴散於隆起處的周圍。法師故意的用自己的堅挺頂了一下戰士地會陰處,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現在所處於的狀態是多麼的興奮。

 

原本還在戰士體內的觸手退了出來,有些被撐開的穴口,一開一合的收縮著。粉嫩的肉穴看在法師的眼裡更是誘人。再也忍不住的法師,退去自己的底褲,用手扶著自己的堅挺,藉由著些許殘留在穴內的史萊姆液體作為潤滑,毫無阻力的將自己的欲往挺進這個讓自己慾火焚身的誘人身體。

 

即使已經被充分擴張過的小穴,在法師炙熱的堅挺進入地那瞬間,戰士仍然感到一陣酥麻。不同於之前冰冷如果凍狀的觸手,法師的慾望是滾燙又堅硬地充斥在自己的體內。自己的肉壁緊緊的包覆著對方的慾望,甚至能清楚的感覺的體內那根物體的形狀。

 

法師感受著戰士體內的體溫,一度就想這樣保持著,享受著這溫暖、貼合的感覺,但是下體的慾望卻不容許自己這樣做。法師試探性地往前一挺,但沒想到這一個試探性的動作,導致戰士不自覺的緊縮穴口。這一個小小的連鎖反應造成接下來的活塞運動一發不可收拾。法師不可自拔的抽插著戰士的肉壁,每一次的頂撞都是深入有力,從股間傳來的酥麻快感,讓戰士完全癱軟,全靠綠色的觸手支撐自己的身體,隨著下體的撞擊速度,呻吟聲無法抑制的,大聲且浪蕩地從戰士喉間傳出。

 

「你的身體真是該死的性感...」法師也完全沉溺於性的快感之中,完全無顧慮的盡情抽插著那誘人的小穴,一手扶著戰士的腰際,一隻手將覆蓋在戰士慾望上的綠色觸手拍開,握住並用拇指套弄著不斷溢出分泌物的鈴口。

 

「啊....那邊!!...不要...」脆弱的地帶被掌控並刺激著,戰士不自覺的緊繃著自己的身體,俗不知這樣更是給法師帶來更強烈的快感。

 

一波一波的撞擊,陣陣的酥麻感從尾椎骨傳來,難以言語的快感將戰士帶到了零界點,正當戰士就快要突破那個高點,得到解放之際。握在戰士慾望上的手瞬間加重力道,技巧的堵住了慾望的出口。

 

「不...讓我去....放開...!!」得不到解放的戰士,哭啞地哀求著法師,腰際難過的不斷擺動。法師卻不為所動地繼續在戰士小穴裡沖刺著。還特意瞄準著戰士最有感覺的那個位置撞擊著。

 

「忍一忍...我想...一起...」法師自己也不是很好受,即將高潮的戰士的身體,原本就很緊緻的穴口像是想將自己的堅挺夾斷似的不斷緊縮著。可是自己也快要到高潮了,說什麼也想跟身下的人一起達到。為了轉移戰士的注意力,法師再度覆上戰士的雙唇,吸允著對方口中的氣息。

 

終於在身子一陣痙攣,戰士感覺到一股炙熱的液體注入體內,法師也在自己解放的同一瞬間鬆開右手一直緊握的力道,戰士的慾望瞬間噴出了抑制許久的精液。乳白色的液體強而有力地噴灑在兩人的小腹上。

 

在戰士高潮結束的同時,因為體力耗盡而昏迷過去。並在同時耳邊響起系統的提示:「由於您體力降為O,系統直接判定死亡。是否要回村莊復活? / 否」

 

戰士選擇了是,眼前一陣白光照下,10秒過後,自己再度站在新手村的廣場上。身體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乾淨,方才激情後的液體全部被系統給刷新掉了,就連那高潮的感覺就如同作夢一般的虛假,只有身上那件耐久度已經變成0,如同殘布般的布衣,能證明剛剛那一切並不是夢境。這一身破爛的戰士,呆愣地站在廣場上,在其他的玩家眼中也只會認為他是被怪物攻擊而做免費飛機回村莊的,決不會想到他是被人OOXX後體力過低而飛回來的。經過了這一切,戰士也沒心情去交任務或修裝備,他怒氣沖沖的叫出了系統選單,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下線。

 

()

 

隨著機器的關閉,躺在床上的黑髮男孩,拔掉了頭上的模擬頭盔。怒氣沖沖地從床上坐起來。手上抓著自己的枕頭,往隔壁的房間衝去。

 

沒有敲門,沒有詢問。男孩暴力的撞開可憐的木門。房間內,坐在皮製辦公椅上的男子正巧拿下自己的遊戲頭盔,並看到撞門進來的人。什麼話都還沒有說,一個枕頭快狠準地打上自己的俊顏。

 

「你這個萬年發情的變態!我在遊戲裡玩的好好的,你沒事來強X我幹嘛。」丟枕頭的男孩劈頭就對著房內的男子罵到。仔細看去,怒氣中的男孩正是那名被X的初心戰士。而那名男子正是那名法師。

 

「看到你蹲在那裏的身影太誘人了嘛...一時忍不住...」男子一臉毫無歉意的笑著說道,甚至還帶有一絲滿足感。

 

「忍不住你個頭啦!每天都做成那樣,你是有多欲求不滿啊!!」聽到男子的回答,男孩更是氣炸了。

 

「對象是你,怎麼都滿足不了啊...」男子從椅子上站起,走向男孩,並將他抑制在自己的手臂以及牆壁之中。

 

「剛剛在遊戲裡面只是虛擬的...還是不比現實的來的有感覺對吧...看都起來了」男子輕壓在男孩身上,手覆上男孩的私處。因為遊戲裡的刺激,男孩的慾望多多少少抬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你...!」最受不了男子在自己耳邊的低語,男孩雙頰些微泛紅著。為什麼自己總是被對方吃的死死的呢?

 

「真可惜現實中沒有史萊姆啊...剛剛你那種無力的掙扎真的好性感啊...其實你也很喜歡那種玩法吧...嗯?」男子輕允著男孩的耳垂,說著淫穢的字噢,讓男孩回想起剛才在遊戲裡的一切。

 

「誰...誰喜歡啊!!!我又不像你是變態。」男孩的臉頰瞬間變得更紅。「別玩了,我還要升級呢...」雙手抵著男子的胸口半推半就。

 

「那種事不重要啦,我等會帶你,一下子就上來了。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比較重要,不是嗎?」男子挑逗地在男孩耳邊用氣音詢問著。

 

趁著男孩一個閃神,男子輕鬆的將男孩抱起,往兩人的房間走去。接下來房間裡將要發生的事情,就不多細說了。只不過,這回兩人的運動,可沒有系統刷新這麼方便就是了。

 

()

創作者介紹

幻想的神祕境界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沉睡森林
  • 遊戲也罷連現實中也來啊...
    佩服...
  • AP
  • 好強大...鼻血
  • 翼
  • 太厲害了!!!!
  • 愛欸
  • 流口水ing......
  • 訪客
  • 好看!!!!你好厲害!我要拜你為師!
  • 訪客
  • 強,你以超越人類的極限
  • 白玉糰子
  • 真是不錯喵(吞口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