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這是我自己自創的BL小說,裡面有些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劇情

還請不要太追究!!(笑)

因為是H文,所以點入繼續閱讀前請三思

 

 

渾蛋與笨蛋 3p/louise

 

艾立世,這個名字跟了我20年的歲月。國中青春期開始,我就發現自己是一名同性戀者。,大多數的男孩子開始對異性感到興趣的時候,我無意間在網路上搜尋到一個同性戀的論壇,進而發覺自己性向似乎比較偏向男性。

 

進入大學後,面對著房內的直男室友,那種只能偷偷看不能大膽吃的折磨,再加上沒有私人空間與時間的公共生活模式,讓我在大一上學期一結束,便將自己的床位頂讓出去。並與現任室友在學校附近找了一間兩房一廳一衛的簡單公寓租了下來。雖然負擔多了一些,但反正沒有所謂養女朋友的資金。撥些時間出來打工,生活倒還是過得挺愜意的。

 

對了。我的室友,茂子桑。是我到了大學之後才認識的,雖然不同科系,但是一年級時選了一堂相同的通識課。後來與網路上認識的網友,他帶領我到市內出名的同性戀酒吧參觀時,在酒吧裡遇見也是第一次去的茂子桑。彼此聊了一會發現興趣滿相近的,也因為性向關係,我們很快就成為關係不錯的朋友。當我決定搬離學校宿舍時,就問了他願不願一起。因為我相信他也有跟我同樣的煩惱。

 

你說我們兩個契合度不錯,興趣又相同的同性戀者,又住在一起,乾脆在一起算了?

 

No No No!!!這是不可能的。原因就是我們兩個太要好了,已經昇華到麻吉的程度了。而且更大的原因是,我們兩個都是1號。

 

但是!!!我現在卻是除了重要部位用短毛巾圍住以外,沒有穿其他衣物的跪坐在茂子桑的前面,而我面前這位室友大人正非常生氣得看著我。

 

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呢?這就必須要從稍早之前開始說起了。我在之前所提到的酒吧裡搭訕了一個長得不錯的美型帥哥,名字叫洪鑫。他剛好是我學校的大一新生。與他聊著一些學校的事後,發現他真的很合我的味口,藉著酒精的助力,我便邀他願不願意到我家裡繼續。說是繼續聊天啦,但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會怎麼發展。

 

對於室友那邊。因為住在一起都一年半多的我們,已經是對對方的行徑都非常熟悉了。各自要帶個伴回家時,只要打個電話或留個簡訊之類說一聲就行。而且我們喜歡的對象都是男的,也不會有什麼尷尬不尷尬的狀況,對方有的東西,自己低個頭就看的到。關上門,戴上耳機。看不見,聽不見,早已是我們兩之間的良好默契。不過最近我帶人回家的時候,他好像也都有約會。不愧是我的好麻吉,想"的時間都這麼恰好。不知道是不是住在一起久了,荷爾蒙相互影響的關係?畢竟這不一定只是女生跟女生之間的專利嘛。為了避免一間廁所四人使用而造成的供需不平衡,所以他都是到對方的家去。

 

九月底的天氣還是頗炎熱的,再加上住宅空調排出了熱氣造成室外更加悶熱。花了半個小時終於回到公寓的我與洪鑫,早就被外頭的溫度弄得身上滿是汗。管他是怎樣美型的帥哥,這時的我卻是一點都沒有興趣。所以我塞了件乾淨的衣服跟毛巾給洪鑫,讓他先去洗個澡,而我先去做些事前準備。

 

當我正要走進房間時,聽到緊鄰在旁的房間傳出鍵盤打字的聲音,以及低音量的流行樂曲。真是稀奇,他竟然還沒有出門,進半年我們各自有約會時,他都在我回到家前就出門了。

 

我敲了幾下門後,便自動轉開門把走進去,反正他早已經習慣我這個動作了。而真的在做什麼事的時候,他也會把門鎖起來。

 

打開門,看到茂子桑身著輕薄的短袖襯衫,以及淺咖啡色的長褲。臉上戴著只有在讀書時才會戴上的無框眼鏡。正坐在自己的筆記型電腦前,手指靈活地在鍵盤上敲打著,從螢光幕上看來,應該是在處裡某個文字檔案。

 

「你還沒出門阿,還是今天難得沒有約會?」

 

不是我要說,咱們茂先生的條件可是比我好太多了,光是身高就高出我一個頭的一百八十多公分,寬闊的肩膀與手長腳長的身材,簡直是個天身的衣架子。而且已經有這麼多優點的他,竟然還有一張帶出去絕對可以炫耀的臉。這樣的人,約會對象怎麼可能會缺?每次我帶人回來時,他不在家這件事到是讓我頗高興的,因為怎麼知道我帶回來的人會不會被他吸引走呢?

 

「我有點事還沒處理好,等等他會過來,你跟你那位別嚇到人家了。」

 

「我有這麼可怕阿?不過你說的他是那位小白兔嗎?終於可以看到那位的廬山真面目了。身為你的室友兼好友,你交往近半年的對象都沒見過,這是我不合格咧?還是有人故意的啊?」

 

是阿,只知道那位子桑口中常提的小白兔是小他一學年的同系學弟,因為長得嬌小可愛,皮膚又白嫩白嫩的,所以被子桑稱之為小白兔。自從他們兩認識以來,我完全沒看過子桑身邊有出現類似的身影。照片嘛,因為說是太像女生了而不喜歡拍照,導致我完全不知道那位小白兔長的是園還是方。不過名字倒是天天聽到啦。而我每次跟子桑抱怨這件事時,他給我的裡有總是......

 

「抱歉,他太害羞了啦。」

 

哼,這種理由我會相信才有鬼咧。不過沒關係,等了好久的機會終於來了,今天我就好好的來會會這隻傳聞中的小白兔

 

跟子桑閒扯了一下,我便回房間繼續我的準備。說是準備,但不外乎就是一些保險套跟潤滑液之類的。前幾天去超商補冰箱貨的時候,剛好看到架上的潤滑液特價中,就買了幾種不同味道的。不知道洪鑫喜歡哪一種的。直接擺出來讓他自己來選吧。

 

「我洗好了」

 

洪鑫穿著我隨手拿給他的白色圓領汗衫走了進來。因為我喜歡穿寬一點的衣服,所以L尺寸的白色汗衫穿在身材比我還瘦小的洪鑫身上,衣服明顯得過大,下襬都長到能完全蓋住沒有穿任何衣物的下半身,只露出因為熱氣而白裡透紅的大腿。從半濕的頭髮上滴下的水滴,讓原本就很透的白色汗衫更加透明。這樣一個美人出浴圖活生生的出現在我眼前,讓我忍不住的想直接就這麼撲過去了。

 

但是,這樣對於洪鑫太不尊重了。為了未來能夠繼續的福生活,忍一時衝動也是為了將來而打算啊!!!

 

「那換我去洗了,你等等,馬上就好!!

 

為了抑制自己亂七八糟的想法,我伸手抓起已經準備好的換洗衣物,往廁所衝進去。

 

為了讓對方留下好印象,我並沒有猴急得洗個戰鬥澡就出去應戰。而是把自己裡裡外外都清理得乾乾淨淨。用漱口水確定口腔沒有異味,牙齒夠白。臉部清爽沒有油膩感。最後在自己的後頸部及手腕等地方沾了一點味道不會太重的古龍水。

 

暑假時,利用了學校體育館的設備,把自己的身材練了一下。為了展現那兩個半月的成果,我特地只用短毛巾繞了一圈綁在腰上。毛巾的寬度剛好只將自己的重要部位圍住。

 

【叮咚──】

 

正當我要準備要開浴室門出去時,門鈴響了起來。同時子桑的房內也傳來子桑的聲音

 

「阿世,幫我應一下門好嗎?我現在走不開。」

 

在這種非常時刻,我當然是要幫忙的阿,裡面的洪鑫都等了我這麼久了也不差這一時半刻。而且這按鈴的還有可能就是小白兔呢,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

 

「來了。」我一邊回應著,一邊走向大門。

 

我將門打開,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身高大約一百六十五左右的少年,皮膚因為缺少紫外線照射而偏白。圓嫩的娃娃臉加上雙眼皮的大眼睛。格子襯衫內加一件印有些許英文字樣的白色運動汗衫,有些寬鬆的淺藍色牛仔褲,斜掛在側的灰色書包……這就是小白兔阿。原來他喜歡這一型的阿。

 

……你是誰啊?」

 

大概是看到出來應門的人不是自己熟悉的人,而且衣著又非常的不整,所以眼前的小白兔用著不怎麼友善的語氣以及眼神對著我問道。

 

「我?問別人名字之前不該先說自己的嗎?還有來幹嘛的?」

 

被陌生人用那種語氣,以及那種態度盯著,縱使來者是客,這樣的客人真的讓我喜歡不起來啊。

 

「我是子桑的情人!我是來找子桑的。我說了,該你回答了。」

 

「我是……為什麼我要告訴你?」

 

哼,一下子桑東,子桑西的。別以為拿他的名字有可以壓我。我認識他的時間可比你久多了!而且我怎麼也看不出來他是子桑口中所說的害羞的小白兔?難不成那個精英份子樣的子桑也會被愛情蒙住雙眼啊。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在子桑家裡穿成這樣不成體統的樣子!!」

 

我翻了翻白眼,我自己在家裡穿什麼樣子要你管啊?還不成體統咧?你哪個年代來的啊。

 

「穿這樣,當是是好方便做事啊。只要這裡解開,就可以直接進入重點戲了。」

 

我特意指著腰上的毛巾結,用著容易讓人誤會的聲音說著,不知道是不是這對小白兔"太過刺激了,當我還沒講完,小白兔整個人頭低低的,身體全身顫抖的握住雙全。看來我還滿有惹人生氣的才能嘛。而且我可沒有說謊喔,我等一下是真的要準備做事的。但不是跟子桑做就是了。

 

「曉鍾,我們可以走了。咦?你們怎麼了?」

 

就在我看眼前的小白兔快要被我氣炸的時候,子桑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剛好看到我擺出的欠揍姿勢,以及小白兔發抖中的身軀。

「茂子桑!你太過分了!都有我了,還跟這個不三不四的騷貨……

 

小白兔連話都還沒說完就衝出了我們的公寓。大概害羞成分還是有吧,罵人的字講得很順口,但關鍵的那幾個字卻沒說出來。就在我因為詭計得逞想笑出來的時候。剛好瞄到正在瞪著我的子桑。那恐怖的眼神讓我只能把剛剛還很得意的心情全部吞回肚子去。

 

「跪下。」

 

好像真的生氣了,為了不讓火勢加大,我只得乖乖的照做。

 

「艾立世先生,可否請問你究竟做了什麼?」

 

不愧是學文的,連生氣時說的話都可以這麼文謅謅的。

 

「沒……沒做什麼啊,只是跟他聊了一下,但他卻不知道怎麼得就生起氣來了。子桑,這種情緒不怎麼穩定的人,還是別太深交會比較好喔。」

 

「喔,那我是該謝謝你艾先生將我從愛情地獄拯救出來囉?」

 

但是我聽你的語氣,一點感激的意思都沒有啊,而且好像還更冷了……

 

「也也不用那麼客氣啦,咱們是好室友,好麻吉嘛!哈哈哈!」

 

對對對,大人不記小人過,看在我們這兩年的交情,就原諒我吧!茂大人!

 

「算了,反正我大概也知道什麼原因出在哪裡……

 

子桑無言的看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後說道。呼,得救了。果然是我的麻吉,重友輕色!

 

「不過

 

「等等……除了要我去把那隻小白兔追回來以外,其他都可以。」

 

我才不要去追那隻討厭的兔子咧。

 

「為了今天的約會,我可是做了很多準備啊,因為小白兔是第一次的關係,上一次好不容易哄到他答應了,但是被你這麼一鬧,我忍了這麼久的慾望,你也得給我一個解決方法吧。」

 

「不會吧?這麼說,你六個月沒做過了?你真能忍。」

 

自從知道了做愛的滋味後,一個月不找個東西插,已經是極限了,我前面這位老兄竟然能忍六個月。果然愛情力量大啊。

 

「是啊,用了六個月的右手,也痠了。所以我要你負責!」

 

「麼聽起來像我欺負你似的。再說你現在要我負責,我裡面可還有另外一件案子等著我去處理啊。老大。」

 

「也對,再讓你這樣拖下去,你今天大概也不用做了。雖然你對我不仁,但我不會對你不義的。這樣吧……反正你只用前面,後面就讓我用吧。我在你回來前就洗好澡了,所以也不用浪費時間等了。走吧。」

 

「等等等!我沒聽錯吧。你說你要插……我?」

 

我拉住轉身要走向我房間的茂子桑,他這決定下的也太突然了吧,而且,我後面可還沒被用過咧。

 

「『除了追小白兔以外,其他都可以』這不是你說的嗎?」

 

「我是那樣說沒錯,但這也……

 

「也怎麼樣?」

 

茂先生挑著眉,一副就是“我看你能找出什麼理由”的表情看著我。

 

「這也得先問問我帶回的人啊,人家不一定能接受3P啊!」

 

「我沒有問題。只要我不是夾在中間的就好了。」

 

正當我佩服著自己能夠想出這麼好的理由而竊喜時,從我房間門口傳來了洪鑫的聲音。他仍然穿著方才的運動衫衣,隨著時間的過去,頭髮早已乾得差不多了,但還是不減他的撫媚。如此一個美好的畫面,伴隨的話語卻是讓我想哭但哭不出來。

 

「阿世,既然他說沒問題,那我們就開始吧。」

 

為了不讓我在有什麼理由反對,話一說完,我就被拉進自己的房間內。當我完全回神過來時,我人已經被洪鑫跟子桑兩人夾在中間。

 

大概是我讓洪鑫等了太久了吧,他非常主動的親吻上我的唇,一開始還只是試探似的的讓雙唇輕碰,慢慢的,力道開始加重。不知何時,我們兩之間的吻已經變成像是想從我口中吸走什麼似的的深吻著。舌頭與舌頭不斷來回交纏。

 

我完全的沉溺在這樣刺激的吻之中,就在我快要將方才讓我震驚的事拋到腦後時,我感覺到有一雙厚大的手扶上我的腰際,隨著一股溫熱的氣息,一雙灼熱的觸感貼附在我的耳後,我意識到那是子桑的雙唇。他時而親吻時而舔舐著我後頸部。酥麻的感覺讓我不得不離開與洪鑫的深吻,而將自己的頭抬起好舒緩那奇妙的滋味。

 

「啊──!」

 

但這小小的動作,也讓我將自己鎖骨的部位展現在洪鑫眼前,他沿著我鎖骨上的線條慢慢的向下親吻著。同時我也感覺到後面其中一隻原本扶在我腰上的手,用指尖輕輕的沿著我的肌膚往上掃過,直到摸到胸前的兩點才停住,時不時故意的用著不輕不重的力道沿著突起的地方畫圈。或著是直接掐住突起處,用力的摩擦著尖端。

 

搔癢酥麻的感覺同時間從不同的地方傳來,我呼吸的頻率越來越亂。喘息聲也斷斷續續的伴隨而出。

 

那感覺實在是好到讓我完全不想出力,不知不覺中,我整個人已經是倒在茂子桑的懷裡,任由前後的兩個人在我的身體上給予刺激。而我的下半身,也因為這樣的刺激,一個不小的帳篷漸漸搭了起來。

 

因為我並沒有將毛巾綁得太緊,蹲在我前面的洪鑫,只用一隻手就很輕鬆的將我身上唯一的布料脫去。洪鑫用他的雙手幫我來回套弄了一下,原本就已經有些翹起的分身因此抬的更高。

 

他毫不猶豫的就將我的分身含入自己的嘴哩,在舔弄的同時,洪鑫他空出來的另一隻手則握住他自己的分身套弄著。

 

正當我有些迷茫的看著眼前難見的畫面,一股清涼濕滑的感覺頂在我的股肩,茂子桑趁我沉溺在前頭刺激的空檔,拿起了我剛才放在床頭的潤滑液塗在手上,並試探性的搓弄著我的穴口。這個時候我才突然領會到自己所深陷的危險狀況

 

「等等,我想還是不要好了──其他都可以,就這個我啊──……

 

我話還沒完全說完,子桑的手指藉由著潤滑劑滑入我的體內,說痛也還好,只是異物的闖入總是覺得不對勁。而且,這個渾蛋選的潤滑劑竟然是薄荷味道的,冰涼的感覺充斥在我的腸道壁上。好啦,產品是我買的,但我從沒想過會用在我自己身上啊。

 

「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你才想停是來不及的,而且,你這裡把我手指咬得這麼緊,真的不想要嗎?」

 

因為冰涼的潤滑液導致我後庭的肌肉收縮得很厲害,不用後面那個渾蛋說,我也能感覺到自己的穴口緊緊的吸住他的手。但是隨著他的抽動,被磨擦的地方竟然開始產生搔癢難耐的燥熱。再加上前端的刺激,我感覺到我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我的下半身。沒多久我今晚的第一次就在這兩個人的合作下,射的出來。而且還射在幫我口交的洪鑫嘴裡。

 

還在享受著高潮後的餘韻喘息中的,我被他們兩個人抬到到了我的床上。我背靠著牆壁,雙腳被子桑向兩旁拉開,我的私密處就這樣清清楚楚的呈現在自己的好麻吉眼前。原本還想著豁出去就豁出去的我,馬上被他下一個動作給嚇到。我們的茂大先生竟然用他的舌頭舔弄著我的穴口。我從來沒有幫任何床伴做過這樣的動作,雖然聽說過這樣會很舒服,但是口交已經是我的底線了。更何況這位老兄竟然還將舌頭伸進去啊啊啊啊。

 

「你……不要舔啊,啊啊,很髒啊…………

 

但是子桑並沒有回應我的抗議,非常的專心在他的工作上。子桑那溫熱靈巧的舌頭不斷舔弄著我的敏感點,從沒體驗過的感覺,也讓我那才剛發洩過的分身很快又抬起頭來。我不自覺的扭動著臀部想擺脫那異樣的感覺。但是我的大腿被茂子桑死死的按住,根本使不上力去逃離那討厭舌頭。

 

而且同一時間洪鑫也跨坐在我的身上。先給了我一個深吻,也因此我間接的品嘗到自己精液的味道。有些腥。吻完之後,他在我的耳邊低聲的說道。

 

「這回該你幫我服務了喔。」

 

說完,洪鑫抬起自己的腰,他的重要器官就這樣赤裸裸的在我眼前。他扶住自己的分身,讓我將之吞入口中後,便將雙手扶在牆上,任憑我刺激著他的敏感點。我雙手扶助他的腰間,我的手掌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從他那裏傳來的顫抖以及聽到他的嬌喘。看來我的技巧讓他還滿享受的。受到鼓勵,我決定更進一步,我將我的手指往中間移,時輕時重的壓按著他的後穴。大概是前面正在受刺激,洪鑫的小穴緊緊縮著,讓我的手指只能淺淺的在洞口排回。

 

想到剛剛子桑用的潤滑液,我眼角瞄向我的床頭,還有幾瓶乖乖的擺放在那。我將手伸向離我最近的那一瓶,擠了適量黏稠的液體在手掌心上,並塗抹在洪鑫的穴口上。我有很好心的避免用到薄荷味道的,畢竟己所不欲的,還是不要施於人會比較好。

 

當手指跟洞口沾上了潤滑劑後,進入的工作就非常的順利。用著指腹按摩著緊縮的腸壁,並尋找裡面的那一個點。

 

不過我對於洪鑫身上的開發工作越來越無法專心,罪魁禍首正是在我私密處忙活的茂子桑。我的後穴被他開發的是越來越敏感,我身體還會不自覺得痙攣,那力道強到連子桑都有時都無法將我壓好。

 

正當我偏頭準備向茂子桑發聲抗議的時候,正巧看到早已經把褲子丟到一旁的子桑,正握著他下半身的兇器,頂在我的穴口處。至於我為什麼會說是兇器呢?因為那真的是他X的太大了!至少是我閱鳥無數中,看過數一數二的。

 

「喂喂喂!不可能的,你那裏那麼的……大啊!!──」

 

這個渾蛋竟然連我的抱怨都沒聽完就給我插進來,很痛!非常的痛!即使他花了一段時間在我後面做開發工作,但是那硬擠進來的膨脹感,還是很他X的痛啊!我以後不要玩處男了,我得將心比心啊。雖然我覺得尺寸在這裡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阿世,你太緊了啦,放鬆點。」

 

看來咱茂先生也吃到苦頭了,他的兇器才進不到一半就卡住了,活該!沒事長這麼大幹嘛?不過這樣我自己也不是很舒服,一是沒有得到足夠的充足感,另一個是那種要進不進,要出不出,卡在中間的那種感覺。為了我自己好,我也只好照著他的話做,輕吸了幾口氣,嘗試著放送小穴周圍的肌肉。

 

「嗯啊!……

 

「阿世,叫得不錯聽嘛!你很有當0號的潛質呢。」

 

才剛覺得洞口鬆了許多,這渾蛋就直接給我插到最底,害我竟然發出這種讓人害臊的嬌喘聲。而這王八蛋還調侃我。

 

「我也就做這麼一次,以後想都別想!」

 

「這樣啊,那我得好好珍惜一下……

 

不過茂子桑說完並沒有馬上動作,有動作的反而是我面前的洪鑫。他從我面前往後坐下。用手扶住我挺立的分身,對準自己的穴口慢慢的坐下去。

 

「不是吧,你們要同時來….……

 

洪鑫似乎很有經驗似的,我的分身很順利的就全部進去。我現在的狀態真的是難以形容,前面被溫暖的包覆著,而後面又滿滿的被塞著,想到這哩,我的呼吸越來越重。第一次做這種事竟是這樣完全的任人宰割。

 

似乎是看我已經習慣了,兩人開始動了起來。一開始洪鑫還不敢有太大的動作,而子桑也只是淺淺的抽插著,漸漸兩人的默契培養了起來,動作時不時同步的擺動。

 

隨著動作越來越大,整個房間裡面除了肌肉相撞時的拍打聲,以及些許的水聲之外,還充斥著我與洪鑫的喘息聲。

 

不過我真的要承認,後面的抽差更讓我感到酥爽!尤其是子桑的巨大刺戳著某特定的點時,那種從尾椎部位直擊腦門的酥麻感,更是讓我無法抑制從我喉間傳出來的嬌喘。

 

做到最後,我們三個人可以說是緊緊的黏在一起。甚至後來只剩下子桑了還在努力。洪鑫則早就發洩過而癱軟在我身上,由於他並未離開,我的分身仍然因為後頭的牽連在他體內摩擦,我還可以聽到他在我耳邊斷斷續續的喘息著。他似乎頗享受這種感覺的。

 

但這些我都無法控管,因為我已經覺得我今晚第二次射精就快要來了。子桑似乎也是。所以他的動作變得比之前還要快,在一陣快速的抽插中,我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注入到我的體內,而我也在同時宣洩了出來。洪鑫也在下一秒筋攣到第二次射精。

 

我全身放鬆,大口大口喘著氣,體會著這種輕飄飄的感覺。只覺得神智似乎一點一點的漂走。半夢半醒之間,一股溫熱的氣息付上我的嘴唇,我因為喘息過度而有些口渴,所以貪婪的吸吮著。眼睛迷矇的看向眼前的人….原來是子桑啊……

 

…………等一下?茂子桑在吻我!?被這件事嚇到而突然清醒的我。卻發現子桑早已經不在我的房間了,只剩下洪鑫躺在我的旁邊熟睡著。除了下身還多少有些黏膩的不適感,其他子桑似乎都整理過了。

 

還真是熟練啊……咦?我在生氣?………怎麼可能!

 

啊,雖然子桑幫我清理過了,但是還是去洗個澡好了,把裡面也確實的清潔一下。第一次被插就被內射,我可不想明天拉一整天的肚子。

 

「嗚….

 

才剛從床上站起來,就明顯感到有什麼東西從股間沿著大腿內側往下流。那位先生不是只射一次嗎?這量會不會太多了一點……

 

為了不使液體滴到底板,我快步的走出房門。正巧我打該房間的那一瞬間,子桑竟然也剛好從他的房間走出來。

 

「啊還沒睡啊。」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見到他竟然有些尷尬,而且我還是光著身體的。

 

「嗯,準備去洗澡,你怎麼醒了?」

 

「啊那個就想說洗個澡這樣睡比較舒服……不過你可以先洗沒關係的。」

 

因為意識到我要去清洗的東西正是眼前這位先生留下的,頓時覺得尷尬到不行。甚至雙頰都有些漲紅。為了逃離這份尷尬,我退回房間。

 

「啊,你是要清理那個吧,我幫你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姿勢太不自然的關係,子桑一猜就猜中我的理由。也不等我的回應就把我往廁所拉去。

 

剛剛因為時間不夠忘記描述了,我們套房的廁所,因為房東曾經整修過,所以非常的西式。 淋浴的地方有一道半透明的塑膠門將馬桶以及洗手台的地方隔開。這樣的設計讓洗完澡的浴室,雖然充滿著蒸氣,但是卻不會造成馬桶跟洗手台也是溼溚溚的。

 

而淋浴的地方道也不會太小,兩個人進去還多少有些活動的空間。而我現在就被迫夾在子桑以及磁磚牆壁中間。

 

「我還是自己來好了……

 

「既然是我弄的,我當然要負責到底啊。而且你是第一次,有人幫你弄會比較好吧。來,轉過去」

 

講不過他,我只好乖乖的轉過身,面向牆壁。他伸手轉開熱水,先冰後熱的水從頂上的花灑沖到我們兩的身上。

 

「我手要進去了,放鬆點……

 

我感覺到他貼近我的後背,為了不讓我緊張而在我耳邊輕聲說著。不過為什麼要說的這麼曖昧啊?!

 

因為殘留在體內的液體,以及還有些鬆弛的穴口,他的手指很輕鬆的就進入的兩根。不知道是不是剛剛體驗過的記憶仍然鮮明,在他手指輕柔的刮弄下,我前面的分身又不爭氣的挺了起來。

 

「喂喂,我這是在幫你清理耶,而且今晚你都射過兩次了……還是說我的手指真的這麼讓你有感覺?」

 

「我我怎麼知道啊,他自己有反應又不是我能控制的……也不饒你費心,等會沖個冷水他就下去了。」

 

他的手指在我體內,真的很有感覺,但是被他那麼一說,怎麼也不能認輸啊。

 

「隨便忍耐可是對身體不好喔,我就好心幫你一次服務到底吧。」

 

後面清理的差不多後,他將我轉過面向他。他在手上擠了一些沐浴乳,塗滿在我的身上。尤其是我的分身,藉由著沐浴乳的滑度,緩緩的抽插起來。

 

「吶,舒服嗎?你也幫我好嗎?累積半年的慾望,只洩了一次怎麼都不夠啊。」

 

就說了別在我耳邊說這麼曖昧的話語啊!熱氣弄的我面紅耳赤的。不過他到也沒說錯,如果是我忍了半年的慾望,大概也要大幹個三四次才滿足吧……而且又是我害他今晚的約會泡湯的。

 

我照著他的動作,也在子桑的身上塗上沐浴乳。並上下套弄著他的分身。因為身高的關係,我的視線直直的落在他頸部的鎖骨上,只要小幅度的往下瞧,便是他的胸肌。同住了一年半的時間了,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裸體。而我這個常常裸著上半身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的的身材,他大概是早就習慣了吧。明明常窩在房間讀書,又不像我會出去運動的人,為什麼可以將身材保持的沒有什麼贅肉咧?沒怎麼受過太陽照射的皮膚偏白。但又不像洪鑫那種粉嫩的白,而是很正常的黃種人的膚色……

 

「阿世」

 

看著眼前的皮膚而出神的我,在聽到子桑的叫喚,我有些迷茫的抬起頭。正好看到放大版的子桑臉正像我靠近。知道他要做什麼的,完全沒經思考的閉上眼睛等待著他的吻貼上。

 

啊啊!那個吻果然是子桑。而且並不是夢……

 

                  

 

「哈──哈──……

 

因為浴室裡的熱氣,再加上過度射精的疲累感,我只能大喘呼呼,用著一種很不優雅的動作坐在沙發椅上。不過洗完澡的清爽感還是讓我舒適許多。

 

「來,你要的冰牛奶。」

 

接過子桑手中的馬克杯,咕嚕咕嚕的將牛奶灌下入肚。自從國中看了某個日本節目後,模仿之下,就愛上了這種洗完熱水澡後,來一杯冰牛奶的那種爽快感覺。

 

「哈~~~~~

 

「噗!阿世你長出白鬍子了」

 

看到我喝完牛奶後,留在嘴唇上面的白色奶漬。子桑笑著提醒我要擦乾淨。用手隨便抹一抹之後,似乎沒有完全乾淨的奶漬,讓子桑決定拿起衛生紙,直接身體力行了事。

 

「吶,子桑,你為什麼要吻我?」

 

趁著子桑幫我插嘴巴之際,我問出了我今晚最大的疑問。雖然我隱約的已經知道答案了……

 

……我喜歡你。兩年前開始」

 

像是為了提起足夠的勇氣,子桑頓了幾秒鐘才將答案說出來。反倒是讓我驚訝的是他後面說的時間,兩年前,那豈不是我們認識的時候就喜歡了啊!

 

「等一下!你說兩年前,但是你自己也有交往的對象啊!」

 

「一開始我覺得你對我不會有興趣的,因為我們兩個興趣的東西太像了。」

 

「那你還喜歡上我?」

 

「就喜歡上了嘛!有什麼辦法!!」

 

子桑整個臉紅到不行的對我大聲說道。沒想到他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啊!平常都是一副很從容的樣子。

 

「我一開始是想放棄,開始跟其他人交往。但是一年級下學期時你竟然找我跟你同住,天天住在一起,完全沒有降溫,反而讓我更注意你的一舉一動。你可知道你有事沒事在我面前,不穿上衣的走來走去,我忍的多辛苦嗎?」

 

「但但你不是說你跟小白兔一年前開始在交往?前後說話不一致……

 

我有些不高興的反駁著,都有交往對象了還說什麼喜歡我咧……

 

「曉鍾是我高中學弟。你每次帶人回來,我可沒那種寬宏大量到對自己喜歡的人的床伴說說笑笑的。為了逃離那種尷尬場面,我只好跑去他家借住。」

 

「那他今天的那些話你怎麼說,他可是自稱是你的情人咧。而且還生氣的跑走了。」

 

想這麼簡單就哄騙道我?沒那麼容易!像我們學程式設計的,明察秋毫的能力可是要必備的,不然怎麼從密密麻麻的程式碼裡面找出BUG的存在!

 

「曉鍾他是童星,而且目前主修戲劇。這種小兒科般的演戲,難的倒他嗎?因為我再也裝不下去了,所以找了曉鍾跟洪鑫演了這場戲,就算得不到你的心,能到你的身體,也可讓我死了這條心啊!但結局竟然這樣的峰迴路轉啊。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什麼可喜可賀啊!等一下!你剛說洪鑫?他也是你那邊的?!」

 

「對啊!我經濟系的直屬學弟。不然怎麼會有陌生人隨便就答應跟人3P的啊?你說是吧~洪鑫!」

 

順著子桑的視線往後頭看,正式已經將衣服穿戴好的洪鑫,正捏手捏腳的走向大門口。

 

「茂學長,你也不用出賣得這麼自然吧!」

 

聽到茂子桑準備全盤招共時,似乎就準備要逃離的洪鑫,在最後一刻還是被自家共犯給出賣了。這讓洪鑫露出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啊!艾立世學長,昨晚承蒙招待,我還有事,就不在此叨擾了!!」

 

「啊!逃走了!那小子竟然給我裝傻!」

 

他話才剛說完,洪鑫用最快的速度逃離了現場。而且竟然使用最強的我什麼都不知道的裝傻技能。

 

就在我思考著,明天怎麼去學校堵人時,茂子桑從後面將我環抱入懷。

 

「喂,阿世。我剛說的,你還沒給我個答案啊……

 

這個渾蛋,是真的不會看時間場合,還是故意的?理應是他要跪坐在地上道歉求我原諒的狀況,他還一副我的所作所為都是正當行為的態度。

 

而我這個笨蛋,竟然還會因為他的話語而心軟看在他都等了兩年的份上,愛上這麼一個專情的人也不壞啊。

()

Posted by 露子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Post Comment
  • 詩涵
  • 雖然主角被瞞著到最後才知道.不過只要結果是好的,就什麼都不用計較了!
  • 白語
  • :)))
  • 翼
  • 呵呵....子桑真是個好孩子XDD
  • Angela Lin
  • 讚啊,我喜歡!
  • Angela Lin
  • 我喜歡子桑!
  • 魄
  • 完全腹黑典型溫柔男
  • 瑟亞洛
  • 真是太讚了>A<
  • 在夢
  • 子桑大好呀~我愛~!!>///<
  • Mr.crazy
  • 在別的網站看過大部份一樣的= =
  • 不好意思,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說內容一樣,那是因為我有在伊莉論壇發表過,至於被轉載到其他地方,那在網路上真的是無可奈何的一件事。

    露子 replied in 2013/06/28 22:17

  • 邵馨慧
  • 求後續 (・∀・)
    阿世好可愛~難道不會有受想反他攻嗎(##
    子桑這攻也好棒ww表示想把子桑帶回家(##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