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晚我便做了一個荒唐的夢。就跟今晚一樣。"被包覆在溫暖懷抱中,還在大口喘息的梅長蘇突然聽到蕭景琰在耳邊,用著情慾還未消退的沙啞聲線說道。

 

未曾想過蕭景琰會說出如此隱喻卻露骨的話,甚至能聽出他話語中隱藏著的擔憂。梅長蘇撫摸著蕭景琰消瘦的臉頰,內心一陣心疼。

 

"這不是夢。景琰,這不會是夢。"梅長蘇順著蕭景琰的頭髮,像是安撫孩子般的語調輕輕說著。可這動作卻讓蕭景琰緊縮手臂,低頭將自己深深地埋進梅長蘇的頸間處。

 

"可我做得不夠好。"蕭景琰像個委屈的孩子般地在梅長蘇懷裡呢喃。他已經盡自己所能的去面對那些排山倒海而來的問題挑戰。可是他的父皇,他的哥哥們留下的爛攤子對於他實在太過龐大,他一個人已經快要支撐不住。

文章標籤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蕭景琰與梅長蘇二人,雖然一同長大十七年,兒時出行遠門,定是與長輩同行,其中以陪同晉陽長公主及太皇太后前去寺廟誦經次數為多。跪在那兒念經抄佛對他們來說實無興趣,寺廟不能大聲喧譁,兩人又因年紀太小,不被允許跑太遠。成長至少時,開始行軍操練,兩人雖開始能隨軍出行很是興奮,但畢竟不是遊玩目的,故也無法隨心所欲地盡興。唯獨能稱得上出遊,也只有歷年成俗的九安山獵祭時,能於空檔間離開獵宮營區,滿山的上跑下竄,後面不時還會有幾個小蘿蔔頭跟著。

 

所以於他們而言,真真切切僅有兩人的出遊,是隔了十多年的今日才得以實現。

 

雖與當年所構思,策馬飛騰,暢快遊歷江湖的設想不同,但只要還能相伴左右,於現今的二人言,便已足矣。

 

兩人此趟放下了所有心頭上的事,連跟隨多年的心腹也交代留在京中。隨行的只有駕車的車夫以及暗中尾隨的護衛。

 

很快的,馬車出了金陵城門。與幾輛趕著將貨物送往市集的馬車擦身而過後,官道上便再無看到其他車馬。

文章標籤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突然收到幾個有讀者加入的訊息,雖然我嚴重懷疑是廣告帳號

但既然被拉出水來了,就來跟新一下。把最近手癢的寫出來的文貼上來吧。

現在都是以琅琊榜為主就是了www

這篇文章是由一個在公司發呆時冒出的腦洞開始的
當時畫了這麼一張圖
img%2FRGE5Z29KbHRWbW8rcVhZQTRmRGRzYTQ3WjFvZUlpZFg1eDhscTdpVUlSMEI0ZE15VExBenVRPT0.jpg

 

至於什麼故事,就請看正文>>>

文章標籤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