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近日來,為了海權以及殖民地的衝突,亞瑟家的上司不得不開始考慮與一直以來處於仇敵狀態的法國,進行協約的草案。亞瑟坐在桌前,將心思努力地放在列有繁瑣條例的紙張上,可眼睛前總是會被頭髮刺到,好幾次痛到無法專心的閱讀。

 

「閣下身體不適嗎?」在無數次伸手揉搓眼睛下,亞瑟身旁的隨扈注意到了上司這異常的舉動,有些擔心的詢問道。

 

「嗯身體沒事,只是頭髮總是會刺到眼睛」亞瑟抬起頭面向下屬回應,解釋著自己的狀況。

 

「頭髮?閣下的前髮是不是長長了?」隨扈有些不太確定的問,畢竟每天都會與亞瑟見面,也很難發現自己上司的微小變化。更不用提成長與常人不同,以世紀來計算的國家體現。

 

露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